仇警少年“变形记”有位像父亲一样的人影响我

2020年7月16日 Off By xmseller.com

中新社香港2月4日电 题:仇警少年“变形记”:有位像父亲一样的人影响我

少年Ivan与大黄狗在庭院中嬉戏,这一幕在香港马鞍山警署警司的陈sir家中已是温馨日常。就在几个月前,Ivan还是对“警察”二字充满敌意的叛逆少年,而陈sir的出现不仅改变了他的想法,也为他的生活带来一抹新的亮色。

“我觉得能勇敢地站出来一个是一个,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不止一个Ivan,要有很多很多Ivan。”陈sir说。他也表示,媒体有很大的影响,希望有更多正向的力量能通过媒体传达给年轻人,对他们产生好的影响。(完)

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Ivan告诉记者,他小的时候因为一些经历,听到别人说警察不好、会乱打人,觉得警察是坏人,这辈子都不喜欢警察。

研究不能够建立直接的因果联系,但以统计学的方式证实了结论,并巩固了此前已发表的相关研究成果。

Collet博士指出:“一清早就接触电子屏幕的孩子,罹患初级语言障碍的风险要高三倍。”总体来说,参与研究的所有孩子平均每天看电视时间长达1小时15分钟。

BEH研究采用了167个罹患语言障碍的孩子,以及109个正常孩子的相关信息。

信任并非与生俱来,但却在少年Ivan与警察陈sir彼此温情流转的诚意往来间,织就了日渐深厚的情谊。

如今,Ivan已在陈sir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他不仅能够自食其力,也时常在业余时间为街坊邻居提供帮助。陈sir家的餐桌上,也多了Ivan这位亲人。

在几次勇敢挺身而出、解救他人后,Ivan都没有留下名字,他认为这些是自己应该做的,而且低调的原因也是为了保护家人。“如果我被别人知道了无所谓,但如果我被‘起底’,家里人因为我受伤了,我要怎么办呢?所以不留名字、不留片段,是最好的。”

在接受警司警诫时,Ivan还差一个月满18岁,还有生病的妈妈要照顾,陈sir认为这位少年有点特别,充满波折的生活和固执的样子,也让他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作为研究对象的孩子们均居住在雷恩市所在的伊勒-维莱讷省(Ille-et-Vilaine),生于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间,研究人员取样时年纪在3岁半至6岁半,正是暴露语言障碍的时期。

数码产品的使用率在最近十几年飞速增长,越来越多的孩子越来越频繁地接触电视、电脑、游戏机、手机等等电子屏幕。

“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是对的,所以我要去做。有一位像父亲一样的人影响我,所以我要去帮助他,他也教过我有什么事要帮助警察、保护自己。”Ivan说。他也始终认为,只要有人需要帮助,他都会去帮,不管对方是警察还是普通民众。

Ivan说,从他接触陈sir那一刻开始,就觉得陈sir可以给到他温暖、关怀,这是别人给不到的东西。“我没有工作,他找工作给我,他用他的行动证明给我看,就是他说到做到,我觉得这是挺好的一个有承诺的人吧,就像父亲一样。”

除了用行动捍卫正义,Ivan也开始逐渐展露出温情一面。陈sir告诉中新社记者,在去年11月、香港社会秩序被严重破坏之时,Ivan曾主动发短信问候他的安全,还发过小视频和照片。

在Ivan看来,从去年6月开始的修例风波,充满了太多武力,也让太多人失去了理性的判断。他说,这种冲动自己曾经也有,但现在他开始慢慢转变,因为认识到做事之前要想后果。

Ivan坦承自己曾经参加过2014年的非法“占中”,懵懂的他在一些误导下仍然认为“警察”是滥用武力的代名词,直到2019年10月的一天,他因为打架被捕、接受警司警诫(香港特有的一种处理未成年人士刑事罪行的方式)结识陈sir,他的想法才逐渐出现改变。

Ivan自小习武,大方、讲义气的性格让他结交了不少朋友。在修例风波中,他更是多次化正义感为行动,凭借自己泰拳的功底和在社区的号召力带领小伙伴清理路障,更数次以寡敌众、制服携带汽油弹的暴徒,解救被围困的落单警察。

研究证实,频繁接触电子屏幕的孩子与周围环境的情感互动更少,而这种互动是儿童身心发育、尤其是语言学习的必要因素。

参与研究的Manon Collet博士介绍说,调查涉及的孩子平均每人每天早上在屏幕前消磨20分钟,但早上不应该是看电子屏幕的时间,清晨做的事情对一天都有影响。“这会消耗他们的注意力,减少他们的学习能力”,她补充说。

法国孩子在4岁会由校医做语言能力测试,高等健康研究所(HAS)公布的统计显示,4-6%的孩子有初级语言障碍。

“陈sir就给我讲了他很多从小到大的人生故事,”Ivan说:“我可能不想成为像他小时候的朋友一样,做错一件事,就回不了头了,所以我选择像他一样,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

“在他18岁生日那天,他发了一个小视频给我,还有几张照片,照片里面是他做粽子,小视频是他和他妈妈在做。然后他说我做了两个给你,特大的!”陈sir回忆。

“很多人只是听从别人的意思就去做了,但我有一些很好的人帮我,像陈sir啊、我的家人啊,他们肯陪伴我,去说给我听什么事情是不对的,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Ivan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