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债上市火爆转债市场还能牛多久

2020年6月28日 Off By xmseller.com

转债行情能否延续?事实上,2020年1月10日随着大盘走弱,仅三成可转债收涨,中证转债指数收跌0.47%报353.19点,回吐此前涨幅,本周中证转债指数累计下跌0.38%。

耿爽说,中方自1月3日起就开始向世卫组织和包括美方在内的各国定期通报信息,1月23日,中方宣布关闭离开武汉的通道,美国政府在2月2日宣布全面禁止过去14天到访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那时候美国国内公布的确诊病例只有10余例,50天过去了,美国的确诊病例已经由10余例激增到3万余例,这50天里美方采取了什么有力的措施呢?美方完全是浪费了中方为全世界赢得的宝贵时间,事到如今,美方反而企图诋毁他人,转嫁责任,寻找替罪羊,这种做法既不道德,也不负责,不仅对美国自身的防疫工作没有丝毫帮助,对促进国际社会的抗疫合作也丝毫没有帮助。

未来,或有更多转债密集上市。2019年12月,在沪深两市发行的可转债共计30只(不含定向转债),月度发行只数创下历史新高。数据显示,这30只转债中,尚有15只未上市,其中12只尚未公布具体上市日期。

2020年1月10日,可转债市场出现罕见景象:6只可转债集体上市,4只开盘涨超20%,其中两只涨30%。6只转债中,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森特转债和永创转债开盘后即被临时停牌半小时,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先导转债、国轩转债和木森转债开盘后继续上涨,先导转债、国轩转债涨幅一度冲击36%。

耿爽对此回应称,我看到了有关的报道,也看到了另一则报道,称3月2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记者表示,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正在散布虚假信息,诋毁美国为防控疫情所做的工作。把这两则报道联系在一起看,在同一天,也就是3月20日,美方一方面要求联邦机构统一口径来对外攻击抹黑中国,另一方面又指责是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在散布虚假信息。我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散布虚假信息,是谁在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美方这种造谣污蔑、贼喊捉贼的把戏实在太拙劣了。

国信证券固定收益团队判断,2020年宏观经济背景可能会更有利于股票市场,转债目前的高估值水平应当乐观对待,随着大部分标的进入中高价区间,平价的力量要远比估值更重要。而从需求端来看,更低的机会成本也将促使固收类增量资金继续入场。

2020年伊始,可转债市场延续了2019年的火爆态势。2020年1月3日,新年上市的第一只可转债——鹰19转债,开盘价报123.39元,被临时停牌。截至2020年1月10日,已有12只新可转债上市交易,其中有9只开盘价涨幅都在20%(含)以上。开盘涨幅最低的也超过10%。2020年1月9日上市的至纯转债甚至两次被实施临时停牌,第一次因开盘涨超20%被暂停交易半小时,第二次因盘中涨超30%被暂停交易直至当日15:27。

在当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据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日和21日的记者会上称,中国本可以更早告知美方情况。另据美国媒体披露,3月20日,美国白宫国安会要求各联邦机构统一口径,通过各种途径对外宣称中国策划掩盖疫情,导致全球大流行。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国泰君安固收团队认为,2019年四季度至今的转债市场估值偏高,仍以结构性行情为主,对择券能力要求更高。从近期市场行情的演绎路径来看,出现了两个较为明显的特征:低位个券开始补涨,尤其是热点下的同行业转债;高绝对价格、高转股溢价率个券出现转债和正股同时上涨情形。从后续市场来看,随着转债个券数量的增多,公司质地差别较大,除非有牛市预期,否则很难延续普涨格局。

“这里我要再次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对疫情政治化,停止对中国污名化,停止诋毁他国,还是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为世界各国携手抗击疫情,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耿爽说。(完)

6只可转债2020年1月10日上市,4只开盘涨超20%,其中两只涨30%,新债的火爆凸显转债市场的强势。不过,随着大盘走弱,转债普遍回撤,中证转债指数本周收跌。分析人士认为,转债市场火爆主要是因为权益市场走强以及资金面较为宽裕。对于转债后市走势,机构观点出现分歧,但精选个券的“打法”仍不失为稳健之举。

分析人士表示,转债市场自2019年6月走出低谷以来,截至目前基本处于上升态势。中证转债指数甚至走出“六连涨”行情,并于2020年1月6日盘中涨至356.91点,创下逾四年新高。目前可转债的火爆行情,与2019年初的情况有些类似。在区间底部盘踞数月后,中证转债指数自2019年1月初持续拉升,一度上涨近70点,在2019年4月8日到达高峰。在这3个月间上市的30只转债中,仅最早上市的3只转债开盘破发。

国泰君安固收团队认为,转债市场强势表现背后的原因主要在于流动性宽裕和权益市场的走强。

国信证券固定收益团队认为,从绝对价格维度来看,当前存券价格略贵,但如果将对比窗口放长,如此“昂贵”的时期在历史上也并不少见,2003年以来历史上共有6个时期转债平均价格站上120元。从估值维度来看,可比时期是2014年11月,但当前国债收益率明显低于2014年11月位置,固收类投资者的机会成本相较彼时更低。

虽然当天随着大盘走弱,新债涨幅有所收窄,但总体涨幅依旧较高。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10日收盘,先导转债收涨33.35%,国轩转债、木森转债分别收涨27.8%、20.32%,仙鹤转债、永创转债和森特转债分别收涨15.9%、15.6%和14.47%。

耿爽指出,上周五,我以时间线的方式详细介绍了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以及中美双方沟通的基本情况,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的态度,及时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和地区通报疫情信息,得到了国际社会充分的肯定、高度的评价和普遍赞誉。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中国人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奋力抗击疫情,为全世界的抗疫斗争赢得了宝贵时间,也作出了重要贡献。世卫组织最近表示,新加坡、韩国等一些国家,正是利用了中方为世界争取的宝贵时间,采取必要的防控措施,才使疫情蔓延得到了控制,“而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美方又做了什么呢”?